就此前媒體報道“河南漯河法官感慨:領導亂打招呼法官難做”一事,漯河市中級人民院剛剛給中新網記者發來的通報稱,此言為法官“酒後發表不實言論”。當事法官諶宏民被給予記大過處分,並被提請免去民一庭副庭長職務,調離審判崗位。(12月7日中國新聞網)
  諶宏民大概不會想到,自己私下裡向記者說的“推心置腹”的一番話,最終被媒體報道了出來,並且導致自己被免職並調離審判崗位。他不知道,記者作為忠實記錄者,採訪期間看到的、聽到的任何有價值的信息都會記錄下來,更何況,他私下透露的信息向人們揭示了躲藏在案件背後的,決定案件結果的力量——這種力量坊間早有傳聞,只是很少有人能得一見。
  不管諶宏民說得多麼有鼻子有眼,當地法院最終給出的定論卻是,這都是諶宏民個人毫無根據的言論,而且是飲酒之後的胡言亂語,根本不存在,自然也就不足為憑。俗話說,酒能亂性,醉酒之後胡言亂語的人大家也都見過,所以這一結論看上去也頗有幾分道理。可是,俗話中還有另一句,即“酒後吐真言”,漯河法院憑什麼就一口咬定諶宏民說的是胡話,而不是“真言”呢?
  諶宏民說了什麼?在那起看上去很簡單的債務官司中,一審中認定的欠款額到了二審法官諶宏民這裡少了30多萬,引起債主不滿。諶宏民在酒桌上向記者大倒苦水,大談當法官的不易。他說,這起案件之所以這麼判,是因為欠錢的一方是省會某領導的親戚,這位領導給漯河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邵成山打了招呼,而邵又給諶所在的漯河中院主管院長王曄打了招呼,王曄又給諶打了招呼。所以,才有了少判了30萬的結果。
  在這條被認定為胡言亂語的打招呼鏈條中,涉及的官員雖然不多,但卻從省會到地級市,從行政系統到人大到法院系統,涉及面不可謂不廣。在記者的調查中,鏈條中包涉官員除省會某領導記者未採訪外,其他人都予以了否認——即使真的存在,誰又會傻傻地承認呢?可是,在漯河法院最後給記者的調查結果通報中,對此卻未置一詞,只以一句“酒後發表不實言論”一帶而過,這樣的調查能夠服眾嗎?何況,如果這個鏈條真的不存在,諶又是如何編出這麼多人來的呢?
  實際上,這件事已經超出了漯河中院的能力範圍,因為,如果打招呼真的存在的話,如果那位省會某領導真的影響了那起案件的審判結果的話,他也一定能夠影響漯河中院的所謂調查結論。所以,有必要由更高一級的有關部門介入,先從那起案件當事人與“省會某領導”的“親戚”關係入手,查一查這個鏈條中涉及的所有人。否則,對於這樣的結果,不僅不能讓公眾信服,也不能讓諶宏民本人信服。
  文/張楠之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法官“酒後亂說話”,調查依然難服眾)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nouehaf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