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有資本
  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會保障基金。完善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制度,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比例,二0二0年提到百分之三十,更多用於保障和改善民生。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作為國有企業全民共享的屬性,應該把更多的比例交給公共財政。”
  《決定》中提出要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的比例,到了2020年達到30%。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所所長趙昌文認為,這個比例的提高是合理的,因為作為國有企業全民共享的屬性,應該把更多的比例交給公共財政。
  “目前最高是煙草,20%”
  趙昌文認為:國有企業的收益和政府財政之間的關係實際上經歷了一個變化的過程。最早國有企業賺錢也好、虧本也好都是政府兜底的,賺了以後交給政府,虧了以後由政府來買單。後來在國有企業改革不斷變化的過程中,比如說通過承包制、多種形式的經營責任制,一直到後來國有企業開始交稅,而且稅率很高,所得稅55%,還有利潤調節稅,再到後來所有稅率統一以後,既要交所得稅又交利,這幾年總體上來說國有企業和財政之間的關係越來越順了,但是從比例上來講國有資本經營收益的比例過低。
  趙昌文說:目前,最高的是中國煙草,這個是20%,剩下的一般資源類企業15%,競爭性的交10%,還有少數的科研機構這些國有企業比例更低,原來不交,現在交5%,平均國有企業的上繳財政比例大概算下來是12%、13%左右,比例偏低,這次三中全會《決定》提到2020年提到30%應該說是不小的提升。
  “國際平均數 30%~50%左右”
  趙昌文說:國際上來看,雖然他們國有企業數量少,但是其平均分紅率是30%~50%左右,所以我們這次提出的國有資本上繳財政的比例提到30%也還是有依據的。
  趙昌文說:現在(上繳的)量比較少,去年不到一千億,其中大部分又返回到國有資本體系里,真正進入到公共財政範圍的也就是50億左右,所以提高國有資本經營收益的比例,應該說對國有企業來說是外在的壓力。因為作為出資人,除了加稅之外,上繳利潤給政府也是天經地義。(央視)
  決定新看點>>
  國企改革鎖定“活力、控制力、影響力”
  15日公佈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提高國企紅利上繳比例、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並明確了國有資本繼續控股經營的自然壟斷行業改革內容。
  “決定提出了國有企業和國有資本改革的新思路。有效實施決定關於國企改革的任務和舉措,將掀起國有企業繼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的第二波改革高潮。”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說。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說,決定提出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經濟,是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實現形式,鼓勵發展非公有資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業,允許混合所有制經濟實行企業員工持股,意味著國有經濟結構將發生重大變化,將以國企改革推動經濟體制改革的深入。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部部長馮飛認為,國有資本監管從管企業為主向管資本為主轉變,有利於從整體上發揮國有資本的重要戰略性作用。
  決定提出,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會保障基金。完善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制度,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比例,2020年提到百分之三十,更多用於保障和改善民生。
  馮飛說,這進一步強調了國有資本的全民所有性質,廣大人民群眾將更多享有國有資本收益。
  根據決定,國有資本繼續控股經營的自然壟斷行業,實行以政企分開、政資分開、特許經營、政府監管為主要內容的改革,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放開競爭性業務,推進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
  “決定關於壟斷行業改革的思路非常清晰,明確要將自然壟斷性環節和可引入競爭的環節分開,同時強調自然壟斷環節要靠有效政府監管剋服壟斷弊端。”馮飛說,比如電網、鐵路路網、油氣運輸管網具有自然壟斷特性,但發電和售電環節、油氣上游開采和下游煉化銷售以及鐵路客戶運輸等環節都可以引入競爭。
  據新華社  (原標題:國企收益上繳 2020年提至3成)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nouehaf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